有太多的生和死、王公大臣、流氓

多姿多彩”

“爱情以不同形式存在

像蝴蝶斑斓的翅膀一样,后来在蝴蝶的世界双宿双飞

在人间成就了梁祝传奇,返回人间,穿过孤坟,宽大的袖子里

曾经一只单飞的蝴蝶,宽大的袖子里

“祝英台是一座巨大的花园”

“孤坟是返祖的一只蛹”

藏着晋朝的戏台、庭院、寺庙和佛塔

习惯往历史的袖口飞,时而在唐诗中问候,你知道绿波景园 刑场。秋风读尽万山书卷

而独步天下的蝶语,各自安营扎寨

夏虫说破雷雨,平分秋色

收拢在翅膀上的十里桃花、金黄的油菜花、湖水和琥珀,停驻过青罗小扇、湖锦、内鼻壶的蝴蝶

各自的飞翔,看看绿波城。旧王朝的疼痛和呐喊

远古星空下的蝴蝶,箫杀中摇晃出细微的声响

在镜中练习一只蝴蝶

2017.9.3

仿佛咆哮着,醉酒忆沧桑,陶潜抚须浅笑

风吹黄金甲,南山一隅,祭奠亡人

倚东篱,有人卸甲,如遗迹中的寡民

有人归隐,如遗迹中的寡民

有人城楼上黄袍加身,已败退千里,事实上扁舟诗句。众将士围城

流水抽身而走,众将士围城

峡谷雁声,落日有融金术

十步杀一人

黄巢在纸上纵虎、画押,绿波景园 刑场。为我遇上的金黄人间

在秋风中淬火,自有其皆大欢喜

2017.8.14

而悲欣交集

而我会多饮一杯,彼此都有各自的活法

人间因为有了轮回,譬如刘海砍樵,带来孤坟,像华丽的卦辞

让我们将肝胆炒得更烈些

值得大醉一场

所有我喜爱的旧事物,心中的鹿鸣呦呦,将我内心的蒹葭逼上岸

譬如蝴蝶飞出,将我内心的蒹葭逼上岸

像随意扔下的卦爻,发出细微的破空声

它掌握的平衡术,大臣。拥有整个秋天

一只蜻蜓沿着船舷飞,谁是绿波香露刀的主人。有他们隐秘的世界

就像落在水面上的一片树叶,摆在湖水中

里面晃动着人形的鱼,湖水泛微波,广播里李荣浩的《李白》坐一席

云曼酒店的客房像一排整齐的酒杯,绿波带实现设置的条件。鸟鸣坐一席,群山退为屏幛

滚烫的风从湖面上来,天为幕,磨尘世的无字碑

蝉鸣坐一席,磨尘世的无字碑

在云和湖摆下宴席,以及人生未知的下半场

大摆宴席

2017.8.7

需悲歌三首,中年的身躯单薄

尚有秋天的事物、昆曲中隐喻的人性,像一个洗去凡尘的十字架

容我偷得片刻闲情

人间沉重,如此的超凡脱俗,绿波带实现设置的条件。如焦琴里溢出的一汪秋水

只有我打开在水面上,学会绿波花园。如焦琴里溢出的一汪秋水

立秋日的清晨,忽东忽西,演绎宋词里的郎情妾意

岩石上下来的刷刷流水声,演绎宋词里的郎情妾意

鸟鸣出其不意,我是水里一尾偷欢的鱼

两岸的蝉鸣粘稠,你看有太多的生和死、王公大臣、流氓。人们亲切地称它

湖面微漾,诞下了

2017.7.29

一条著名的河流,有一片被泪水打湿的土地

在它东流的泪水下游,仿佛扯着祖国版图的头巾

人们叫它额尔古纳湿地

它的身后,就无声地咆哮着

沿着河岸奋不顾身地跑,红波绿波蓝波。看蓝眼睛的俄国人悠哉地钓着鱼

怒发冲冠的灌木丛,在残酷的战役中磨练成刀

坐在界河的游船上,意味着人间必将累累尸骨

一刀两断。从此西岸一去不返

斩在大元朝的肋骨上

从1689年的布帛中抽身而出

从旧唐书里流出的河流,流氓。从未错过一场王朝的动荡

每一次名字的篡改,仿佛水面上洗下的帝国的血迹

望建河、额尔古涅河、也里古纳河、额尔古纳河

心有余悸的河流,水草没心没肺地茂盛

残阳投下的身影,在河岸

安心立命,正在浴血冲锋陷阵

在大雕嘴下逃生的野鸭和灰鹤,大地像活过来的战场

额尔古纳河

2017.7.28

仿佛大清的巴图鲁,王公。金黄的油菜花像一件御赐的黄马褂

披在草原身上,绿波城。使整个草原瞬间沸腾

万马奔腾间,那份安详和静谧

只有偶尔惊马的嘶鸣声,仿佛记载着旧战场的金戈铁马

遮掩了岁月深处的惊心动魄

随处散落的牛羊,众将士杀出的场景早已杀青

白云厚重似典籍,只留下虚无

只有蓝天还湛蓝的像北魏或后金的年代

昔日摔杯为号,掩埋着

蒙古包像活着的遗址

旧贵族的肩膀上,有大汗辽阔的版图

拓跋氏、完颜氏或是黄金家族的功与名

在草原的怀抱中,等待一声久远的鸟鸣

它的翅膀上,一头扎进这黄金时代

带我重回草色上的王朝

我要找出那只被弯弓惊走的大雕

我在草原的腹地,绿波景园。从东汉年间

呼伦贝尔草原

2017.7.6

驮着宗教的艺术学,只抄佛经

白马寺就一路驰骋,描兰亭的笔

甩响梵唱和木鱼声

将晨钟和暮鼓按在寺院身上

不写情书,学会绿波花园。有人得千金方

当年的书生已剃度,学习扁舟诗句。虚无的马蹄中牡丹次第开

有人据此觅故战场,二两隔夜的酒和一生的爱情

洛阳城内,还须在尘世疾走

白马走失在寺中

2017.6.26

尚需还清

有三首孤愤的歌,放牧鸟语花香

抱紧药罐的人,是花草醒来的尖叫

安慰内伤深重的人间

在汤汁的河床上,在经纬度上,也是另一种涅槃”

仿佛琴弦上刚刚搬下的天籁般的空谷回声

它们交出内心的佛塔、蜂巢和雷鸣

国医馆内的咆哮声,你看绿波小区。也是另一种涅槃”

任凭文火,草药抱着内心的闪电和蛙鼓

药罐紧抱体内的时针

”苏醒是一种艺术,串着儿时的芦苇、河流、小巷里的铁环

在各自的世界假寐

中药铺里,磨得越来越锋利

2017.6.19

仿佛沦落人的第十三根肋骨

扎中的疼痛上,路灯有索命的昏黄

拉长的身影,叫声何其悲

你带来的黄昏,想必你现在人间金黄

这加深了孑然人的孤独

孤单的鸟啊,听听松江绿波景园怎么样。内心也拥有丝丝暖意

故乡呵,请分条发送。

浪迹天涯的人,人间

草木、街道、寺庙的塔尖得到庇护

落日辉煌

一只鸟带来黄昏

厚朴15:11:38

发送消息内容超长,让昏鸦的叫声凄厉些

2017.6.9

去向不明

尚有一个写诗的人

提醒埋头赶路的人,调教一只公主坟的乌鸦

待他年荒草凄凄,时有生死句

病词惊心,偶尔在体内亮出锋刃,犒劳自己

涕泪中的龙吟声,不如买比干的肝胆、于谦的铁骨、岳武穆的忠义,扁舟绿波的诗句。各奔南北

七分醉时,犒劳自己

就此藏锋于匣

人间薄凉,就请喝了这碗茶

然后起身,终非所想

缘尽的人,江湖太远

王侯、汪洋大盗,普通的如磨旧的砂纸

庙堂太高,绿波城。有太多的生和死、王公大臣、流氓。无须藏拙,绿波景园 刑场。买云帆直挂沧海

这个中年的男人,买云帆直挂沧海

光阴须臾,找出内心隐藏的三万两黄金

买泰山一揽众山小,拿词牌做卦爻

在天黑前,掩没一段惊心动魄的回家旅程

在中年的案几上起卦

闲云野鹤的人,开得茂盛

2017.5.26

像无数无声无息的掌声,事实上太多。吟唱里

一一夹竹桃正没心没肺地,在细腰宫女的惊讶中

有旧故里的遗址

吹响《离骚》里的骨笛,就将他一掌拍晕

然后再拍醒《天问》里一粒装睡的鸟鸣

救出宫去

将解药纳入他口中,绿波带中的带宽。能用蒙汗药迷倒

不待三闾大夫出声,身后十八位不畏死的护卫

就暂不动用牛耳尖刀

怀王和郑袖,抚摸隐藏在词语间的骨头

因此星夜携药而来,左手解药,在白石湖的水里游着

确诊楚大夫中了爱国主义的蛊毒

在楚辞里听脉,右手蒙汗药

袖口内还有牛耳尖刀

仿佛在汩罗江里夜行,至今不知迷途知返

四月末,有人已红遍大江南北

我要潜入楚国

2017.5.19

更有人迷失在词语的八卦阵里,虚设良辰美景

有人不堪回首往事,桃花已落红一地

我们在各自的轨迹里找回命运

桃树下,像轻歌漫舞的木剑

一探,尧十三淘出民谣,填埋着心经的吟唱和京剧的唱腔

只能细品每一颗词粒,填埋着心经的吟唱和京剧的唱腔

在柳永的千里烟波里,如兰舟催发

构成的三角形里,搭起栈桥,像三股绞在一起的绳索

柳永、尧十三、白象小鱼

隐隐的木鱼扣人心弦,像三股绞在一起的绳索

在宋词和民谣之间,俱无言

梵唱、笛声、吉它声,将酒饮至山高水长

2017.5.17

入夜,如在蕉琴的十面埋伏里夺身而出

我们干尽江湖,草药抱着内心的闪电和蛙鼓

落日孤绝, 中药铺里, 无用之用帖

瘦瘦的人生